首先乡土故事精彩纷呈

  郝周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已有十年的时间,出版长篇儿童小说《偷剧本的学徒》《弯月河》《神秘的袋鼠叔叔》,儿童短篇作品集《一个人的香火龙》等。其短篇作品连续三年入选全国年度儿童文学选集,《一个人的香火龙》集录了其部分代表作品,通过这部书可以感受到郝周的短篇儿童文学创作具备以下几个特点。

  首先乡土故事精彩纷呈。小说离不开故事,儿童小说更加离不开故事,因为儿童富有好奇心,喜欢趣味性。阅读《一个人的香火龙》,可以看出,郝周对乡土少年儿童的生活故事情有独钟,总是在乡土中寻找跟儿童相关的创作源泉,善于在短篇的小天地里,书写乡村少年儿童成长过程中的喜怒哀乐。全书十六个短篇,均取材乡土,篇篇精心编织故事,着力塑造“这一个”乡土少儿人物形象,然而,同属乡土题材,具体故事内容又截然不同,十分丰富:有写旧时代苦大仇深、后来投奔红军的偷马帮的少年(《偷马帮的少年》);也有写新时代得到老师关爱和同学帮助的会编制竹椅的儿童《暑假的礼物》;有写好学聪明而且善良的乡间小艺人(《小牛花子》《小风炮工》);也有写城里作恶多端的小男孩(《城里的火把节》);有写调皮捣蛋的偷桃的淘气包(《偷桃》);也有写听话乖巧乐于帮爷爷卖荸荠的小机灵(《看戏》)。不管反映乡村哪一方面的生活,写作乡村哪一类型的少儿人物,都写得生动活泼,富有童心童真意趣,而且极具乡土生活特色,故事和人物的时代感强,给读者以难忘的印象。

  其次乡村风俗跃然纸上。《一个人的香火龙》里的短篇小说,清一色地讲述乡村少年儿童的生活故事,而人物塑造、童年叙事都依附在民风民俗的文化语境上,立足于乡村的风土人情中。《一个人的香火龙》让小朋友知道,在那遥远的大山里,自古就有正月去办喜事的乡邻家舞香火龙讨喜钱的习俗;阅读《搭青》,会让小朋友知晓,它是清明节的一种习俗,跟城里小朋友到公园中去“踏青”不一样,而是背着锅碗瓢盆去野外,找些石头“搭”个小灶,生火做饭;《妹妹要当“古事妹”》告诉读者小朋友,梅州客家人农历八月十三,有在圩镇“办古事”的习俗,这个习俗已经有了二百多年的历史。这些儿童短篇小说体现了作者的传承、担当和乡土情怀,那些久违了的优秀传统习俗,那些过去的生命记忆,被作者用短篇小说的方式描述,显得特别清新脱俗、别具一格,也让小读者认识到,原来中国的乡村那么有趣好玩,中国乡村的小朋友那么聪明可爱。

  再次情节结构曲折动人。文喜起伏不喜平。一路平实,枯燥无味;始终华丽,又显得娇柔制作。短篇小说故事情节也不例外,在追求平实无华之外,还需要在不长篇幅中,讲究布局曲折动人、跌宕起伏。《一个人的香火龙》中的许多篇目,结构精巧,布局合理,引人入胜。《搭青》写“我”和班长、黑娃等全班同学在老师带领下清明节外出野炊,在写一群小学生垒灶煮饭时,还写“我”和班长、黑娃上山打柴的奇遇,发现神秘的水帘洞。一天野炊结束了,老师和全班同学正准备回家,发现黑娃不见了,直到“我”领着老师和同学们在水帘洞旁边发现黑娃醉倒在地,故事才落下帷幕。这故事情节叙事一波三折,曲径通幽,余味无穷。类似这样的写作技巧,在《一个人的香火龙》《看戏》《妹妹要当“古事妹”》《卖烟叶》《暑假的礼物》《偷桃》等作品中,都有很好的呈现。由于小说情节的布局曲折动人,巧设悬念,使到情节具有戏剧性,小读者的好奇心自然被调动、激活,产生强烈的阅读兴趣。另外,为了达到情节结构动人心弦,作者还常常在短篇小说结尾处做文章,使故事的发展与结局突如其来,令读者猝不及防,却又感觉到精彩奇妙。《妹妹要当“古事妹”》的结尾,二百多年的“古事妹”,由于哥哥爱护、疼惜妹妹,竟然瞬间变成了“古事仔”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相信郝周今后还会精心编织更多更好的乡土儿童故事,为深圳儿童文学创作增加更多的亮点。

  (作者系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《深圳宝贝》《桃李年华》《HI,十八岁!》等。)

上一篇:使用方便和造价低的特点 下一篇:MELEVEY气动扳手装配车间一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