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每天至少拆装30条这样的轮胎

  中国衡阳新闻网讯 记者卢幼莲报道 持续的高温桑拿天,热的人们恨不得躲进空调房一天都不出门。可是对于大货车轮胎工来说,空调、风扇、西瓜、“葛优躺”这些惬意舒适都与他们无关,他们必须顶着高温,卸轮胎、钻车底,用一身的汗水与油污,保障着大货车的安全运行。

  8月9日下午2点钟,记者来到石鼓区的海森重型汽修厂,见到了正忙得不可开交的卡车轮胎工严冬华。此时,他正拿着高速运转的风炮,十分费劲地拧下货车轮胎上的螺丝。此时正值晌午,室外气温已达到35℃,一丝风都没有。记者戴着帽子站在旁边一会儿,脸颊便满是汗水,后背也已湿润。而严冬华早已经全身湿透,汗珠随着脸颊往下滴。

  严冬华对记者说,“湿身”并不是夸张的剧情,而是他们最最普通的日常。“干轮胎工作,要么暴晒,要么风里来雨里去……”严冬华告诉记者,轮胎拆装容易产生颗粒物,而且拆装过程中轮胎有可能发生爆炸,所以他们的工作必须暴露在外,远离所有建筑物,接受烈日的炙烤,连一个遮阴的棚子都不敢搭建。

  记者见到货车轮胎的直径大约在1.2米左右,垂直高度超过严冬华的腰部。他每天至少拆装30条这样的轮胎,每条轮胎的拆装过程至少要被扶起、放下三次,也就是说严冬华一天要重复100来次负重深蹲起的动作。

  “做轿车轮胎的还好一些,卡客车轮胎工不仅要技术过硬还要有把子力气。”严冬华告诉记者,有些轮胎有50-60斤重,加上钢圈重达100斤。纯粹靠一双手的力气装卸,所以不是谁都能吃上这碗饭。

  严冬华对记者说,不像其他工作,补轮胎就是一项服务性工作,他们没有选择工作时间的权利,只要货车司机要补轮胎,不管太阳多么毒辣,雨再大,他们也必须毫不犹豫地开工,因为绝大多数货车司机都要赶着将货物送到目的地。

  眼下正值三伏天,路面温度高,因此大货车特别容易爆胎,前来补胎的货车司机特别多,有时候这台还没换完,旁边已经几台车在排队等候,严冬华根本来不及停歇喝一口水就得马上投入工作。他介绍说,刚刚行驶进汽修厂的汽车,轮胎和轴承温度能达到100℃以上,轮胎工稍有不慎就可能被烫伤。所以有时候即使热得汗流浃背,他也必须穿着厚厚的服装,戴上厚的帆布手套去检修。实在热得受不了时候,他还是会去喝水,一瓶水一口就喝下。20 升一桶的桶装水,他一天至少要喝掉一大半。

  严冬华对记者说,他今年38岁,从事轮胎行业已经十五六年了,服务过的货车起码有上万台。自从踏入这个行业以来,任何节假日都与他们无缘,陪伴他的只有肮脏的轮胎,刺鼻的油污。

  “补轮胎太累太脏,但是我很多年都没有招到过学徒,什么事都要靠自己。”严冬华告诉记者,虽然工资还可以,但是补卡车轮胎危险系数相当高,在补胎行业里卡车补胎工还有另外一个称号“坟头排雷工”,所以这行并不好招人,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做这个。

  严冬华告诉记者,在补胎过程中要特别注意轮胎是否会爆炸,轮胎发生爆炸,其杀伤力极其强大,稍有不注意就可能会危及生命。一个足气的轮胎发生爆炸,胎内气体瞬间爆炸在短距离产生的冲击波,足以把人的骨头震断。一辆重型货车的轮胎如果爆炸,威力相当于一颗手榴弹爆炸。他抹了一把汗说:“所以我不仅自己操作得格外小心,还得给司机把每一个轮胎都检查一遍,毕竟行在路上,车胎是安全保障。”

  下午三点,气温越来越高,前来补胎的货车络绎不绝。热浪滚滚中,严冬华一次次拿起风炮,费劲地拆轮胎、补轮胎、装轮胎,衣服脱下来能拧出一堆水出来……

  在常人眼里,换个轮胎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打个电线小时能提供救援服务,却不曾想这个行业会有如此不为人知的艰辛和危险。结束采访,记者上网搜索“卡车轮胎工”的相关资料,弹出来的词条居然绝大多数跟“爆炸”“危险”相关。每个轮胎工都是正值壮年,他们用坚强的脊梁扛着一家人的生计,他们仔细严谨规范每一次操作,用粗糙油污的双手坚守在最平凡的岗位上,为了很多人能高高兴兴出门、平平安安回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36的气泵串联气量可以带动风炮100的吗?拆卸轮胎 下一篇:一起 解决用户在用车、养车遇到的问题